贾跃亭的FF从前浪变成了后浪 解析新能源造车资本局

Model Y展示

去年,在特斯拉带领之下,新能源板块持续疯涨。截至昨日1月29日收盘,特斯拉一年之内股价暴涨644.8%,市值超过丰田、通用和福特汽车的总和,成为全球市值第一的车企。蔚来、理想和小鹏则分别涨超1332%、94%、116%。这让不少投资机构看到,新能源汽车可以是一个投资回报率非常高的行业。

国内的政策红利,也是引发第二波投资热潮的重要原因之一。

2020年最新的补贴政策显示,新能源汽车补贴延长至2022年底,并且平缓了补贴退坡力度和节奏,原则上2020 -2022年补贴标准分别在上一年基础上退坡10%、20%、30%。这在一定程度上给了那些仍需靠补贴度日的新造车企业自救的时间窗口。

此外,从去年7月份起,国内新能源车市也开始逐渐复苏。中汽协数据显示,2020年国内新能源汽车销辆超过136万辆,增幅接近11%。工信部预测,2021年新能源汽车增幅将超过30%,产销达到180万辆规模。

而几家头部新造车企业,在爬过量产交付这座大山后,销量持续攀升。蔚来汽车去年全年交付4.4万辆,同比增长112%;理想汽车交付3.3万辆;小鹏汽车交付2.7万辆,增幅与蔚来接近;威马汽车交付2.2万辆,同比增长33%。

虽然与特斯拉年销50万辆的距离,差距很大,但从车型发布到实现量产交付的两年时间内,他们的销量成绩,已经提振了市场的信心。

而回看中国市场,从市值来看,全球汽车排行榜前10的企业中有三家中国公司(比亚迪第4,蔚来第5,小鹏汽车第10),在TOP20排行榜上,8家中国车企占比40%,超过美德日阵营。这也是中国新能源汽车公司被市场寄予厚望的原因之一。

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理事长陈清泰也指出,飙升的股价和市值与新造车公司们的互联网基因、产品技术和商业模式的创新有关。“这反映出资本市场对新能源汽车的认同,也表明汽车产业进入了大变革时期,汽车企业的市场地位正在重新洗牌。”

3

科技巨头跑步进场

新能源汽车受到资本市场的狂热追捧,科技互联网造车带给人们的想象空间也正在进一步扩大。

去年11月,滴滴找比亚迪代工的首款定制网约车滴滴D1上市;上汽、阿里联合推出“智己汽车”;12月,苹果被曝将于明年9月发布首款电动车Apple Car;两周前,百度官宣与吉利合作造车;富士康与拜腾的合作也进入实质阶段;就连此前宣布“不造车”的华为,也联合长安、宁德时代(300750,股吧)打造全新高端智能电动车品牌以及高端电动车产品。

如果说“蔚小理”们属于造车新势力,那么这些拥有核心技术、对造车拥有绝对话语权的科技公司,则属于有别于传统车企和造车新势力的另一股新生力量,他们的出现,在某种程度上,带来的可能是颠覆性的影响。

“这对智能汽车市场和新的移动生态真正的到来,会产生非常正面的加速影响。” 1月11日,何小鹏在社交媒体上如是说。

而这些科技巨头的进场,背景则是“软件定义汽车”时代的到来,有着互联网基因的科技公司们显然不甘心只做智能网联解决方案的供应商。

在汽车行业分析师颜景辉看来,之前的汽车+互联网已经有向互联网+汽车转变的趋势,未来的汽车要智能化、网联化已经是行业的共同认识,互联网公司的话语权也越来越大,跨过造车的门槛只需要一步。

根据摩根士丹利的分析,特斯拉FSD(Full Self-Driving,完全自动驾驶功能)将占据其市值三分之一;中金认为蔚来汽车软件将占到其市值的二分之一。对于科技互联网巨头,其在软件、算力方面拥有得天独厚的优势,这也使其更希望在充满机会的新能源汽车领域分得一杯羹。

2021年,新造车玩家还在涌入,行业势必将迎来更多变数,新鲜血液和主导未必是现在的造车新势力,也有可能是技术主导的科技巨头,甚至是携巨资入场的FF和恒大。

在造车这场无边界的行业游戏里,未来比拼的将是资本、生态和格局。FF和恒大,能否在这个资本拼图里,找到位置,脱颖而出,时间已经变得很紧了。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盒饭财经。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赵艳萍 HF094)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