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读车市·2020|一线玩家短兵相接,二线企业各存隐忧 造车新势力鏖战下半场

告别比拼量产速度的上半场,造车新势力进入竞逐销量的下半场。目前,国内造车新势力均已交出去年销量成绩单。作为国内造车新势力销量冠军,蔚来逐渐与其他新势力车企拉开差距,并开始与特斯拉在30万-50万元市场空间内“短兵相接”,两家正构成头部新势力车企第一梯队。同时,第二梯队的理想、小鹏、威马销量同样继续保持快速增长,但增势背后也不乏隐忧。此外,腰部和尾部新势力则面临销量增长乏力挑战,仅哪吒、零跑两家年销量突破万辆。

蔚来“交火”特斯拉

被视为国内造车新势力四强(蔚来、理想、小鹏、威马)之首的蔚来,虽然去年销量距离美国“造车新势力”特斯拉仍相差巨大,但已与其他三家拉开差距。

数据显示,去年国内豪华车销量为338万辆,同比增长约10%。其中,特斯拉Model 3在华销量为13.7万辆,蔚来销量为4.37万辆,两家造车新势力车企在国内豪华车市场的合计占有率已超过5%。

去年,由于市场交集相对有限,特斯拉与蔚来之间的较量尚不直接。特斯拉去年在华仅有Model 3一款国产车型,而该车型为一款中型轿车。反观蔚来,旗下拥有中大型SUV ES8、中型SUV ES6、轿跑SUVEC6,三款量产车型均为SUV。

分车型看,蔚来ES6已成为蔚来销量支柱。中汽数据终端零售数据显示,去年蔚来ES6销量为2.78万辆,占总销量的比重达63.6%,成为国内纯电动SUV销量冠军;蔚来ES8销量为1.07万辆,占总销量的比重约为24.7%。

今年以来,随着特斯拉与蔚来相继推出新车型,双方之间的竞争陡然升温。今年1月1日,特斯拉在华发售国产Model Y长续航版和Performance高性能版,官方指导价分别为33.99万元、36.99万元,相比预售价分别下调14.81万元和16.51万元。一位特斯拉体验店工作人员称,国产Model Y售价公布后,由于下单人数过多,官网曾有一段时间宕机。

汽车行业分析师张翔表示:“预售阶段定价较高,正式发售时大幅降价,特斯拉这种高举低打的营销策略,是奔驰、宝马、奥迪等传统豪华车企未曾有过的,所以国产Model Y的上市获得了很好的市场反响。”

同时,去年上市的轿跑SUV蔚来EC6,曾被认为是特斯拉Model Y的潜在竞争对手,起售价为36.8万元。但特斯拉国产Model Y将起售价锁定为33.9万元,相比蔚来EC6还要再低近3万元。即便与蔚来销量主力车型ES6相比,国产Model Y的起售价也便宜近2万元。

不过,面对国产Model Y的攻势,蔚来也并不示弱。近日,蔚来推出首款旗舰轿车eT7,补贴前售价区间为44.8万-52.6万元,与接近百万元级的特斯拉Model S、宝马7系等车型的价位有不少差距。但在蔚来创始人、董事长李斌看来,同级别车型中,Model S不会是eT7的对手。

头部三强错位竞争

除蔚来,去年理想、小鹏、威马的销量也增长迅速。数据显示,去年理想汽车交付量为3.26万辆,位列国内造车新势力第二位;小鹏汽车交付量为2.7万辆,同比增长112%,位列第三位;威马汽车销量为2.24万辆,同比增长33.3%,紧随小鹏排名第四位。

从销量增速上看,理想、小鹏、威马均跑赢车市大盘。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发布数据显示,去年国内新能源汽车产销量分别为136.6万辆和136.7万辆,同比分别增长7.5%和10.9%。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理想汽车增势迅猛,但也暗藏风险。去年5月,理想汽车宣称,未来三年不会推出新产品,将主要专注于旗下唯一量产车型理想ONE的OTA(在线下载技术)升级。这意味着,如果理想ONE出现问题,理想汽车将没有其他产品分担风险。

与只布局30万元以上市场的理想不同,小鹏和威马均主攻30万元以下主流新能源汽车市场,且首款量产车型均为紧凑型SUV,因此两家国内造车新势力间的竞争备受关注。不过,小鹏和威马的市场定位并不完全相同。

具体来看,在以SUV车型涉足20万元以下市场后,小鹏汽车正通过轿跑车型将20万-30万元市场作为新布局重点,虽然威马汽车也同时涉足该价位市场,但投放的却均为SUV。

其中,小鹏汽车首款量产车紧凑型SUV小鹏G3定价为14.68万-19.98万元,而定位更高的轿跑车型小鹏P7售价为22.99万-40.99万元。尽管,去年4月小鹏P7才上市,但却已成为小鹏汽车的销量支柱。数据显示,去年四季度,小鹏G3交付量为4437辆,占总销量的比重约1/3;小鹏P7交付量为8527辆,环比增长37%,占总销量的比重约为2/3。

威马汽车则拥有三款量产车型。其中,作为首款量产车型,紧凑型SUV威马EX5于2018年9月开始交付。去年5月,威马EX5换代车型威马EX5-Z正式上市,补贴后售价为14.98万—19.88万元。除威马EX5-Z,威马汽车还针对20万-30万元市场推出威马EX6Plus 极地版、威马EX6 Plus 6座两款中型SUV。

“理想、小鹏、威马在市场定位及技术路径上存在差异,究竟哪种定位更受市场欢迎,还有待进一步观察。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在充满挑战的2021年,头部新势力企业仍存掉队风险。”经济学家宋清辉表示。

腰部企业上岸不易

相比头部新势力车企,腰部和尾部造车新势力汽车整体表现并不乐观。赛麟、博郡、长江等黯然退场,只留下一地鸡毛。其他诸如新特、前途等车企虽已启动交付,但销量大都低于千辆。

北京商报记者梳理发现,除国内造车新势力四强,去年其他国内造车新势力销量超过万辆的仅有哪吒和零跑。数据显示,去年哪吒汽车销量为1.5万辆,同比增长51%;零跑汽车销量则为1.13万辆。

作为一家主攻15万元以下经济型电动汽车市场的新势力车企,零跑汽车存在销量结构失衡问题。去年,零跑汽车旗下包括两款在售量产车型,首款车型为售价11.99万-14.99万元的小型车零跑S01,第二款车型为售价5.98万-7.58万元的微型车零跑T03。

然而,定位更高的零跑S01市场表现并不乐观,去年销量仅为1125辆,占总销量的比重不足一成。销量低迷背后,是零跑S01面临的质量质疑声。去年5月,有消息称,多达200位零跑S01首批车主,就零跑S01摄像系统故障等问题致信零跑汽车公开索要说法。

去年10月,零跑汽车宣布,召回150辆2019款零跑S01。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公布的信息显示,此次遭召回的零跑S01,由于仪表软件资源优化bug的原因,可能会导致360全景影像卡滞花屏。

与零跑汽车类似,最初哪吒汽车也深耕10万元以下市场,但此后开始向10万-20万元市场布局。随着车型上攻,哪吒汽车也开始遭遇更多竞争对手。去年3月,哪吒第二款车型紧凑型SUV——哪吒U上市,补贴后售价为13.98万-19.98万元,与小鹏G3价格高度重合,两家车企短兵相接。目前,哪吒汽车官方并未披露哪吒U的年销量。不过,去年11月,哪吒又上市第三款定位更低的车型哪吒V,该车型与哪吒汽车首款车型哪吒N01一样,都为小型SUV,但哪吒V更便宜,补贴后官方起售价仅为5.99万元。

在哪吒V上市的11月,哪吒汽车销量为2122辆,相较10月的2056辆并无明显增长。而哪吒汽车官方称,哪吒V上市首月交付1067辆。业内人士表示,哪吒V可能抢夺了部分原本属于哪吒N01的销量,因此导致11月哪吒汽车整体销量增长不明显。然而,12月哪吒汽车销量不仅没有进一步增长,反而仅剩1667辆。 北京商报记者 刘洋濮振宇

(责任编辑:李显杰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